联系我们 | SiteMaps
更多分享

热点内容

关于译雅馨

联系我们

全国统一服务热线:

400-8808-295
市场部:400-8808-295
业务手机1:18025469690
业务手机2:18026945480
Email:info@yiasia.cn
投诉:+8613632989980

总部地址:深圳市 龙岗区布吉街道下水径海心汇福园C栋3004室


文章内容

外事翻译必备素质

 

外交翻译既是翻译,又是外交官。他们是 外交队伍中的一支重要力量。他们应该首 先具备外交官的素质,同时又具备翻译的素质。应该按 照周恩来总理的教导,“站稳立场、掌握政策、熟悉业务、严守纪律”,练好三项基本功,即:政治思想,语言本身,各种文化知识。周总理说:“笔译一辈子可以搞,要把基本功搞好。不要骄傲。非下苦功夫不可,要练基本功。”

一、良好的政治忍忽素质

1.热爱祖国、忠于祖国。这是“站稳立场”最起码的要求,是外事翻译应该并 必须具备的最起码的素质。国际政 治情况错综复杂,处于国 际政治斗争第一线的外交翻译随时都会经受不健康的思想的腐蚀、敌人策反等考验。只有立场坚定、热爱祖国、忠于祖 国的人才能经受住各种考验。反之,就有可 能像周恩来总理所告诫的“倒向外国人的怀里”。不幸的是.这种情况确实发生过。个别外 交翻译经不起腐蚀、引诱的考验.脱离外交队伍。私自“出走”。当然,这种情 况在其他国家也时有发生。因此.各国对 外交官都有政治要求。不同国 家由于社会制度、意识形态不同.对外交 翻译的政治要求也不同。但忠于祖国、忠实地代表本国利益、不折不 扣地执行政府的外交政策。是各国对外交官、外交翻译的共同要求。例如,英国对 申请加入外交部的人先进行严格考试,然后对他们进行“安全审查”(security check),实际上 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政审。这种“安全审查”内容很多,包括申 请人及其父母的国籍,申请人 及其父母在英国居住的年限、申请人的政治倾向(不能是共产党党员,不能同情共产党,也不能 是法西斯分子或法西斯的同情者)、申请人的犯罪记录等。审查的 目的显然是为了弄清楚申请人的政治背景和立场。

2.了解、理解、拥护党和国家的路线、方针、政策,特别是外交政策,有政治敏感性。党和国 家领导人经常向外宾介绍我国的内、外政策。如果翻 译人员对我国的内、外政策不了解、不理解,就难以完全听懂,也不容易记住,更不可 能准确完整地进行翻译。著名翻 译家傅雷的体会是:“译者不深刻地理解、体会与感受原作,决不可能叫读者理解、体会与感受。”一个翻 译不可能以其昏昏,使人昭昭。翻译只 有知道并理解到形势的复杂性、问题的症结所在、分歧矛 盾的根源与表现、斗争的焦点、问题的敏感处,理解到 领导人讲话的分寸、原因及用意,才能准 确地转达领导人的意思。否则,就转达不清。不准,甚至错误。从事翻 译工作的同志对此都深有体会。

在翻译史上,也发生 过译员对国家政策不理解而影响翻译的情况。例如,几年前.我外交 部副部长会见一个美国国会议员代表团时,针对当 时美国有议员攻击我计划生育政策的情况,谈到中 国政府鼓励一对夫妇只生一个孩子的政策。一位平时反应快、脑子灵 的译员却突然反应迟钝,译得也不顺。事后问其原因,这个译员说,我国的 独生子女政策并不是自愿的,政府不是“鼓励”,而是“强迫”人们生一个孩子。她觉得 这位副部长说得不对,所以未立即翻。由此可见,译员对 党和国家的内外政策如果不是从内心里拥护,就不可能痛痛快快、不折不扣地翻译。

3.有献身 外交事业的精神和埋头苦干、认真严谨的工作作风。郭沫若曾说:“翻译工 作是一项艰苦的工作,我不但尊重翻译,也深知 翻译工作的甘苦。凡是从事翻译的人,大概都 能体会到这一层。翻译是 一种创造性的工作,好的翻译等于创作,甚至还可能超过创作。这不是 一件平庸的工作,有时候 翻译比创作还要困难。创作要有生活体验,翻译却 要体验别人所体验的生活。”鲁迅说:“极平常的预想,也往往会给实践打破。我向来 总以为翻译比创作容易,因为至少无须构恩。但真正地搞翻译,就会遇到困难。譬如:某一个名词或动词,写不出来时,创作的时候可以回避,翻译上却不成,也还得想。一直到头昏眼花,好像在 脑子里摸一个急于要开箱的钥匙一样。”傅雷1957年在《翻译经验点滴》一文中也谈到翻译“自己懂 了仍不能使读者懂”的困难和“琢磨文 字的那部分工作尤其使我常年感到苦闷”。他们谈 的是文学作品的翻译,其实外 交翻译也不例外。在一定意义上说,外事翻译要求更高,更难。外事笔 译和口译都是很艰苦的工作,都是充满“遗憾”的工作。局外人 总以为口译工作者跟在领导人后面,出头露面,周游世界,却肴不 到他们高度紧张的脑力劳动,看不到他们吃不好、睡不香的精神压力。殊不知,口译工 作者必须在领导人讲话结束后的瞬间准确、完整、通顺地 将一种语言倒换成另一种语言,精力要高度集中,反应要特别快。他们参加宴会时,必须集中注意力听,不停地译,无时也 无心享受美味佳肴。即使是 抓住谈话间隙吃上几口,也是狼吞虎咽,食不甘味。更别说 他们必须事先做大量的准备工作:熟悉双边关系的历史、发展和问题、近期国 际上发生的大事、我国对 国际重大问题的立场和表态、会谈、会见时 可能涉及到的任何问题、参观访 问时可能碰到的任何事物等。总之,从政治到生活,从科技到文化,几乎无所不包。而笔译工作者则连“出头露面”、“周游世界”的“辉煌”也没有了。他们有 的只是长年累月默默无闻的苦思冥想、推敲搜索。但不管是搞口译,还是笔译,都为中 国与国际上的交往、为中国 参加重要国际会议和重大国际活动架起沟通的桥梁。从而为 我国的外交事业作出应有的贡献。外交翻 译对于一个国家的外交事业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。况且,外交翻 译还有机会亲眼目睹世界风云变幻,亲耳聆听、亲眼现 察我领导人在外交场合巧妙周旋、应付自如的技巧,亲身经 历许多重大国际问题的决策过程,亲身感 受各国伟人对国际形势、国际关 系的精辟分析和他们对政治、经济、文化、历史、宗教等 各个方面的渊博知识,亲眼目 睹重大国际事件,并直接 接触各种不同的领域和问题。从战争到和平,从武器 扩散到互利贸易,从全球 温室效应到城市地理信息系统,从人权到传统戏剧,使翻译 工作者每天都感到有新东西要学,有新东西要掌握。正是出 于搞翻译给了译员许多学习的机会,不少昔 日的译员才成为高级外交官。外交翻 译工作的天地很广阔。正如钱 其琛副总理所说:“外交翻译,大有可为。”翻译应 该热爱外交翻译事业,以高度的政治责任心、勤奋好学的态度、一丝不苟的作风,兢兢业 业地把外交翻译工作做好,为我国 的对外工作作出应有的贡献。

4.严守国家机密、严守外事纪律。严守国 家机密是翻译人员必须遵守的一条重要外事纪律。由于外交工作的需要,翻译人 员要参加一些重要的会谈、会见、国际会议等双边、多边外交活动。为了做好翻译工作,翻译人 员还需要参加一些内部讨论,直接听 到党和国家领导人对一些问题的看法,知道一些政府决策的“内幕”,看到一些机密文件。但是,翻译决 不允许以任何方式传播机密内容,连对自己家人、亲朋好友都不能“吹风”,更不能随意对外透露。无论是作为外交官,还是作为外交翻译,都不能 将中国国家内部、外交部内部,或我驻外使、领馆内 部的情况向外国人泄漏。由于语言相通,翻译接 触外宾的机会比较多,外宾有 事也愿找翻译谈。但翻译没有直接回答、处理问题的任务。凡涉及 双边关系或国内、国际问题的,有表态 口径并授权可谈的,翻泽可 按照我表态口径来谈。凡涉及 双边关系方面的事,不论大小,都要严格按制度、纪律办,及时请示汇报。翻译的任务是转达,而不是直接处理问题。当然,纯属外宾个人私事,在合情合理的情况下,翻译应尽力帮忙。

5.良好的翻译道德

各行各 业都有一定的职业进德规范,一定的 行为准则需要遵循。作为外事翻译。至少应 该遵守以下儿条:

a)不算改原话原意,不随心所欲地瞎译。

翻译任 何时候都不应该忘记自己是译者的身份。得承认 自己不是讲话者、或原作者,听到的 话或拿到的文件不是自己的原话、原作。仅仅起 桥梁与沟通的作用。因此,译员一切应以原话、原作为本,对原话、原作不 能随个人的好恶有所取舍和改变。当然,经常会 碰到自己不熟悉的领域、不熟悉的问题,这是正常的。因为哪 一个人也不可能通晓古今中外的一切。作为翻译,应该一 刻也不放松学习,不断扩大知识面。即使这样,仍然难免会碰到不知,不懂的事,遇到困难、遇到不懂的地方,怎么办?

有的翻 译凭着听到的几个词或词组,就胡编乱造。讲得很溜,但与原话却相差甚远。还有的不懂装懂,瞎蒙。80年代初,马末西亚国父东古·拉赫曼 率一宗教代表团访问中国。回国后 谈到一则翻译上的笑话。他在访 问期间的一次轻松愉快的宴会上谈到了他年较的时候。他说:“When I was young,I was a playboy.’翻译当时译成:“当我年轻的时候,找很喜欢体育活动。”代表团中有一些华人,把翻译 怎么译的告诉了他。他见到 我使馆同志便说:“你们的 不愿意说我不好,不愿意说我是‘花花公子’。”他善意 地理解了翻译的误译。但不管出于什么原因。没有听懂,可以询问,不能瞎译。否则,容易闹笑话,甚至出政治间题。

有的则 以讲话者讲得太啰嗦为由而懒得全部译出来。曾碰到 一位地方上的翻译在翻译领导人讲话时只译个大意,数字也译得不全。等到译完后,他说,没必要译得那么全,译个大 概意思就差不多了。如果听错了而误译,还情有可原。但故意不译,或随意删改,则是违 背了起码的翻译的职业道德。

有的自以为是。一次记者招待会上,一位记 者提了一个问题,翻译译完问题后,那位记 者认为翻译把他的问题译错了,提出疑义。但翻译非常自信,便直接 用英文毫不客气地告诉这位记者:“发言人 还没有回答你的问题,请你不要打断。”这种自 以为是的态度是决不可取的。在中国搞记者招待会,许多外国记者懂中文。而另一方面,由于音响效果、记者的口音、说话的 距离等诸多因素,翻译偶 尔听不明白是可能的,也是可以理解的。如有记者提出疑义,译员应 该允许记者再问一遍。

译员应该老老实实、一丝不苟、尽心尽职地做好翻译工作,不能偷工减料。如果没听明白,可以问 一下领导人或周围的人。如果你有不懂的词,也可以 用巧妙的方法引导外宾解释一下这个词,以帮助理解。但这并不是说,翻译在 明知讲话者讲话有错时,仍然坚 持译错误的东西。口误。谁也难免。如果讲 话人讲话出现口误,特别是事实性的错误,翻译在 确信无疑的情况下,可以不 动声色地按正确的意思译出。如我国 一位领导人在一次见一个美国代表团时谈到我国宪法。他说:“我国第一部宪法是1964年制定的。”显然,这是领导人的口误,将1954年说成了1964年,翻译就 应在翻译时把年代改过来,但不应当场指出错误。有时,觉得发言人讲错,可又不那么有把握,怎么办?如有一次记者招待会,主持人 介绍出来见记者的领导人时,将一位 领导人的头衔说错了。我译员 按照正确的头衔译的。但在一位外国记者问XXX是否己 经改任某某职务后,我译员有些紧张,以为这 位领导人可能已经改任他职,而她却自作聪明,反而译错了。为确保正确,译员不 妨轻轻地重复一下这位领导人的正确头衔,让主人确认一下再译。总之,翻译不 能随意篡改原话,但也不是知错照译。

友情链接:    急速11选5   k8彩票开户窗口   K8计划聊天室   球探体育   彩票客户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