联系我们 | SiteMaps
更多分享

文章内容

翻译公 司也需要 这样的译界奇才

 

翻译公司

“他身着 漂亮的紫色长袍,高贵地坐在椅子上。他有一副饱满的面容,年轻而快活,面带微笑,露出漂亮的牙齿。他身体健壮,声音低 沉有力又清晰明快。这是一 次风趣幽默的精彩演讲,出自一 个男人和高贵种族之口,非常法国化,但更有中国味。在微笑 和客气的外表下,我感到他内心的轻蔑。他自知高我们一等,把法国公众视作小孩……听众情绪热烈,喝下全部迷魂汤,疯狂鼓掌。”这段话 选自享誉世界的法国大作家罗曼●罗兰1889年2月18日写的日记,日记中 的这位中国人名叫陈季同,正应邀 在巴黎高等师范学院作演讲。罗曼·罗兰当时是高师学生,参加了这次演讲会,为我们 留下了这段难得的记录。陈季同,晚清牛人,翻译公司也需要 这样的译界奇才。

在19世纪八 九十年代的欧洲,陈季同 是最有影响的中国人之一。在清末文人中,没有人 比陈季同在西方更出名。他用法 文写的书在法国多次再版(有的再版十余次),被译成英、德、意、西、丹麦等多种文字,在欧洲 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。他频繁 出入欧洲外交界和文化界的沙龙,应邀作各种演讲,与德、法上层社会多所交游。陈季同 在欧洲的出色表现,写下了 晚清中西文化关系史的重要一页。他还是1891年4月法国《画刊》杂志封面人物,此杂志 现藏于法国国家图书馆。

作为一名外交官,陈季同虽然黯然离欧,但是作为一个作家,他的著 作取得了辉煌的成绩,长久地留在了欧洲。陈季同通晓法文、英文、德文和拉丁文,特别是 法文造诣在晚清中国可谓独步一时,于西方 文化也有较深入的了解,同时又 有深厚的国学修养。在陈季同之前,欧洲还 没有出版过中国人用西文写的书,陈季同 是第一个出版西文著作并获轰动影响的中国人。陈季同 一生用法文写作了八部作品,分别是《中国人自画像》、《中国人的戏剧》、《中国故事集》、《中国的娱乐》、《黄衫客传奇》、《巴黎人》、《吾国》、《英勇的爱》。除了最后一种外,其他著 作都在巴黎初版。1884年7月,《中国人自画像》在巴黎出版,时值中法战争,法国公 众对于中国因缺乏了解而充满敌意。此书将一个文化悠久、风景如画、飘溢着 清茶芬芳的东方古国直接展现给法国读者,在很大 程度上改变了他们对现实中国的偏见。书出版后引起轰动,年内再版五次,两年内 已印至第十一版。法兰西 第三共和国政府因此授予陈季同“一级国民教育勋章”,表彰他 所做出的文化贡献。陈季同的《黄衫客传奇》是目前 所知第一部中国人以西文创作的中篇小说,远早于 林语堂的同类作品。

1897年,陈季同 与其弟陈寿彭在上海合办《求是报》。他从创刊号起,一直担任“翻译主笔”,译介西学,连载其所翻译的法典,宣传维新思想,颇具影响。先后刊登过《法兰西民主国立国律》(又作《拿布仑立国律》)、《拿布仑齐家律》、《法兰西报馆律》等十二篇。据《福建通志●列传●陈季同传》记载,陈季同“精熟于 法国政治并拿破仑律,虽其国 之律师学士号称老宿者莫能难。”

陈季同 翻译出版了雨果的小说《九三年》及剧本《吕伯兰》、《欧那尼》、《银瓶怨》,莫里哀的《夫人学堂》及左拉的《南丹与奈依夫人》等著名作品,成为近代中国“译介法 国文学的一位卓有成就的先驱者”,是我国 研究法国文学的第一人。

1898年,陈季同 支持创办了近代中国第一所女学堂――上海中国女学堂,其妻法 国人赖妈豁为学堂的洋提调,起草了“中西合璧”的日课章程,夫妇俩 均对现代教育做出了贡献。

20世纪初,陈季同 还曾在南京主持翻译局。有记载说他“每当译书时,目视西书,手挥汉文,顷刻数纸”。中西学功底深厚的他,翻译出手如此之快,堪称译界奇才。这样的译界奇才,翻译公司哪里去找?

 

 

本文出 自深圳翻译公司译雅馨

友情链接:    好朋友棋牌   一分快三彩票网站   k8彩票在线开户   下载app送18元彩金